富人不奢侈,穷人要失业 今天的奢侈品将成为明天的日用品!
2019-06-04 13:41

身为普通人,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想要摇身一变挤进上流社会的愿望。但是身为有钱人,日子也并不向我们想象中这么舒坦。当今社会流行抨击富人,人人都在内心深处拥有一种“仇富”心理,而美国政府也在竭尽所能对富人消费奢侈品的行为进行压制。

自称“进步民粹主义者”的2020美国总统参选人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在推特上指责美国橄榄球联盟(NFL)的一位亿万富翁购买了一艘“超级游艇”,坚称他应该向那些不那么富有的人支付沃伦提议的“UItra百万富翁税”。

对于有钱人来说,豪车,私人飞机都只是寻常物品,只有价值过亿的豪华游艇才能摆得上台面,大多数的富人都会购买一艘自己的私人游艇来显示自己的地位与财富。这并不是一件稀罕事,然而这次的这艘超级游艇有点“特别”,不仅使得沃伦十分“义愤填膺”,不惜公开指责这种富人消费奢侈品的行为,还提出了富人应当支付富人专有的“财富税”。

华盛顿国家橄榄球联盟(NFL)的美国亿万富翁老板丹·斯奈德(Dan snyder)于1999年收购了这支NFL球队,这次他从荷兰造船商Feadship那里订购了这艘超级游艇,并命名为Lady s。事实上这并不是他的第一艘游艇,在此之前这位亿万富翁已经拥有了另一艘价值7000万美元的68米超级游艇。而这次他又把超级游艇玩出了新花样。

“他想在游艇上建一个iMax电影院。”Feadship皇家范兰特造船厂的首席执行官透露。同时这艘游艇的价格本身已经超过1亿美元,在此基础上斯奈德再狠砸300美元将这艘游艇变成了世界上第一个浮动的私人iMax电影院。世界各地推出的造船厂都会配备一个电影院套房,而不同于传统影院的iMax影院拥有超过22米宽,16米高的银幕以及更高分辨率的画面,能够给观众一种非一般的视觉体验。这艘“Lady S”还配备了一对8K高清电视,一个直升机停机坪,四个贵宾套房和配备设施,可满足各种体育运动,包括高尔夫,篮球,排球和足球等。

而反观民主党的沃伦,据她透露,她从小生活在一个“处在中产阶级边缘的家庭”,母亲领着最低薪水维持着家庭的基本生计。沃伦的一些政治主张,包括保护劳工,拆分垄断型高科技公司,经济平等等政见,让她在美国家喻户晓。沃伦认为,“目前美国的情况有利于富人和大公司”,中产阶层则正“受到来自各个方向的攻击”,因此要为他们争取更多的权益。正因如此,沃伦才会对这种富人的消费奢侈品行为如此“深恶痛绝”,并提倡富人应当为这些奢侈品支付高额税费。

事实上,这种专门针对富人消费的高额征税并不少见。

民主党领袖们正在试图通过掠夺更多的富人财富这一手段来超越富人阶级。

富人购买奢侈品不仅会被那些认为这是一种粗鲁的消费行为的人所嘲笑,同时还会引起政府的高度关注。政府也试图从他们这种消费行为中牟取更多的利益。他们一致认为,普通人购买奢侈品是为了自己的需求,而富人购买“奢侈品”就是为了彰显自己社会地位和财富。

如果你知道这些奢侈品在多年之后会变成人人触手可及的必需品,你还会如此抨击它吗?

大约60年前,法国伟大的社会学家加布里埃尔·塔尔德(Gabriel Tarde, 1843-1904)研究了奢侈品的普及问题。

他指出,原本只属于精英的奢侈最终会一步一步地变成每个人的需要,被认为是不可或缺的。曾经是奢侈品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变成必需品。

事实上几年前,又有谁能想到空调,彩电,航空旅行会成为普通大众的家庭生活必须品,而更不用说现在人手都有的手提电脑,智能手机这种高端电子产品。

随着社会的进步,科技的发展,奢侈品变成生活必需品的过程大大缩短了。

正如米塞斯在他1962年出版的《经济自由与干涉主义》一书中写道:“在过去,从一种前所未闻的东西的出现到它成为每个人都可以使用的物品,这之间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他接着说:“有时要花上几个世纪的时间,一项创新才被普遍接受,至少是在西方文明的轨道之内。“

举个例子,吃西餐的时候人人都会使用的餐具叉子,一开始只是古代的农具,经过了许多个世纪,没有人想到他可以用来进餐。直到11世纪,一位来自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的年轻女士将叉子带到了意大利,才将这个习俗传到了欧洲。

到了15世纪,叉子的应用才在意大利普及开来。而那时的英国还在用手进食。一位英国旅行者回国后向国人解释说意大利人不愿意用手抓着吃粉是因为他们认为“并非所有进餐者的手指都一样干净”,这一说法也让英国人忍俊不禁。

从那之后的100年里,在英国用叉子进餐是会被人嘲笑的。使用叉子进餐的男子会被认为是娘娘腔,而使用叉子进食的女子也会被认为是在卖弄风骚。

直到17世纪末,叉子的使用才成为一种普遍的习俗。

叉子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到了更现代的时候,一个有钱人的玩物变成普通使用的交通工具只需要二十多年。富人对这些“奢侈品”的需求吸引了对其生产的额外投资,从而使普通人更容易获得这些产品。富人消费一定程度上是推动社会向前发展的一大动力,理所应当地会比穷人所作出的贡献要大得多。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因为嫉妒阻止普通人获得更多改善他们生活的财富呢?

事实上,大多数对奢侈品消费持批判态度的人是基于一个叫“固定派”的谬论,即认为社会的总财富是固定的。根据这个谬论,他们觉得富人花在奢侈品上的钱越多,其他人用于基本需求所花的钱就越少。

但我们知道,社会总财富显然不是固定的。与100年、50年甚至25年前相比,今天有更多普通人都能消费得起当年的奢侈品了。

举个例子,50年前空调,电视,洗碗机这些只有少部分高收入家庭能拥有的家用物品被视为奢侈品,而如今不仅几乎所有家庭都能拥有这些产品,普通家庭还会拥有更多。显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富人并没有囤积这些产品不给穷人机会使用。相反,社会财富的逐步增加从而使得穷人和富人都能买得到更多的家庭用品,虽然这些家庭用品曾经是遥不可及的奢侈品。

奢侈品消费的批评者们已经被他们对富人的厌恶蒙蔽了双眼。他们忽视了一个事实:许多工薪阶层都受雇来制造奢侈品。

1990年的“游艇税”事件,联邦政府对购买价值超过10万美元的游艇征收10%的税。可想而知,这类游艇的销量直线下降,有钱人仅仅是多花了点钱买了条游艇,但超过10万个蓝领岗位被裁掉。富人仍然很富有,但许多工人阶级的人被推到了失业的边缘。

如果购买奢侈品不被政府干预扼杀,今天的奢侈品将成为明天的必需品。如果阻碍富人购买奢侈品,将阻碍这些奢侈品成为所有收入阶层的大多数人享受的商品的过程。